当前位置:首页 >>工会信息 >> 市总新闻 >> 正文
市总工会、市卫健委推进创建园区(楼宇)职工健康服务点 已覆盖职工超68万
发布时间:2021-11-15

今年初,市总工会、市卫健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创建本市园区(楼宇)健康服务点的工作意见》,重点在产业工人集中、周边医疗设施缺乏的园区、楼宇、商圈等职工聚集区域创建100个园区(楼宇)职工健康服务点。推行至今已经半年多,健康服务点在全市形成百家点位,覆盖职工超68万余。今年以来,劳动报社以“聚焦职工健康服务点”对多家健康服务点进行了走访,以文字、图片等多种形式展示了这些健康服务点的特色 。连日来,劳动报记者陆续采访了工会工作者、医务工作者和一线职工,并连线此前采访过的健康服务点的相关工作人员,让他们谈谈对这一实事项目运行半年来的思考与经验,并讲述各自的收获与展望。

收获满满

职工有感受,工会有力量

健康服务点,是以服务为特色的实事工程项目,最大的受益人无疑是职工,在此前的采访中,从灵活就业的快递小哥到朝九晚五的白领们,体验过健康服务点的职工多惊叹于这里的便捷性。除受益的职工外,劳动报记者也采访了卫生系统工作者、工会工作者们,他们分别从自身角度,谈到了健康服务点运行半年多来给他们带来的满满的收获。

■收获1

为基层卫生机构职业人群提供大平台

不仅受益的职工充满获得感,参与这项工作的人也充满了获得感——市卫健委基层卫生处负责同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健康服务点由社区卫生中心等医疗健康机构为职工提供配药、健康咨询、健康讲座等服务,服务点的建设,为基层卫生机构服务职业人群搭建了更大的平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有服务对象重点集中于老人、慢病人群,按照‘全人群健康服务’的要求,健康服务点将我们的服务对象进一步扩展到楼宇、园区的职业人群,通过咨询讲座等一系列健康干预手段,早发现、早干预,减少职业人群的健康危害因素,推动健康上海建设。”

基层卫生处负责同志介绍道,为了促进社区卫生服务延伸,市卫生健康委也在推进“功能社区”社区卫生服务试点,按照“政府主导、社会参与、资源整合、灵活多样”原则,参与健康服务点建设,鼓励开展多种模式,提供多样化、多层次、针对性健康服务,包括按照区域卫生规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企业园区设立社区卫生服务站、与既有企业园区内设医疗机构或社会办医疗机构合作,提供健康咨询、检测和宣教等服务。此外,鼓励利用信息化手段,在健康服务点开展网上预约、咨询、自检自测等互联网健康管理。下一步,还将通过调研,在政策等方面因地制宜创造便利,让健康服务点更好地服务职工。

顾凤龙,现任梅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南方服务站的负责人,作为一名社区医院的医生,一方面是给身边的人看病,另一方面,他也肩负的一个普及健康观念的任务,“在我们工作中是健康宣教,我们愿意把这种理念传达给身边的人。”顾凤龙告诉记者,目前很多在职职工的接受能力都很强,他们对于工作、生活都有很强的理念,但忽略了健康,“包括健康的意识和健康的常识。”借助健康服务点的驻点工作,他接触了很多原本接触不到的职工,“比如一些年轻的在职职工,可能他们不愿意去医院,但是服务点的咨询他们是愿意来的。没有健康服务点,我们和他们接触的可能性是0,有了服务点这个1,才能有后面的23。我希望能够借助这个平台,做职工身边的医生朋友,做力所能及的健康知识普及工作,或许就能帮助到别人。”

■收获2

“我们的工会组织更有吸引力”

在中庚百联的健康服务点日前举行的一场关于健康服务点的座谈会上,就有企业当场表达了加入工会的兴趣。在职工体验健康服务点的种种服务中,他们也通过这一服务认识工会,了解工会。

浦东新区新场工业园区职工服务站负责人盛抒正有此感,新场工业园区职工健康服务点建立两个多月来,见证了一场变化:作为新事物的健康服务点,最开始有些企业、员工根本不了解、不知道,现在开放时间段虽然没有出现应接不暇的盛况,但平常光顾的人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面孔,“不看广告看疗效,大家口口相传,越来越的职工了解到了我们健康服务点、职工服务站,进而也知道了我们正在做的工会工作。”盛抒告诉记者,对已经建立工会的企业来说,健康服务点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的服务,对正在筹建工会的企业而言,健康服务点就是我们工会的宣传方法之一。

“因为健康服务点,我们今年成立了一家工会小组,一家独立工会。”梅陇镇总工会的工会社工刘丽莎回忆,自从有了健康服务点,工会的其他工作也有了推进的抓手。“既可以打开话题,也可以以此为基础开展深入的合作,比如今年成立的工会小组,他们是一个健身工作室,在了解到健康服务点的减肥讲座后过来参与,因此建立了联系,最终促成工会的组建。”有了这个新的抓手,刘丽莎坦言,工会组织的吸引力更强了,自己也希望能够因此促成更多企业加入工会。

■收获3

关怀也是城市软实力的一部分

松江区总工会党组书记、工会副主席陈军康认为,健康服务点体现的是城市的温度,新的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工作中,离不开一支强有力的产业工人队伍,健康服务点的建立,将从提升产业工人的获得感和幸福感等方面,为上海大局发展创造有利条件。“我个人认为,健康服务点可以让职工充分了解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条件及时处理。与此同时,我们对上海的要求是希望城市更有温度,提升城市软实力,不单是城市文化方面的增长,关怀同样也是城市软实力的一部分,这也是健康服务点的意义所在。”

经验思考

一切以职工需求为导向

健康服务点,是一项服务人的实事项目,其推进工作也要依靠人。在这项工作推进的过程中,基层工会工作者们如何思考?他们有什么样的经验?在采访的过程中,“职工的需求”是不少受访者反复提及的关键词。

■经验1

找准定位寻找最佳平衡点

传统医务室类型的固定式服务、固定时间地点的巡诊式服务、综合类的体验式服务,早在健康服务点项目推行前的2018年,长宁区总工会就结合大调研,开展“家庭医生进楼宇”的尝试,并发展为在楼宇园区建设“Health工享站”。目前,长宁区共有82个“Health工享站”,其中6家挂牌上海市总工会健康服务点。作为这项工作在长宁区从无到有的见证者与参与者,长宁区总工会宣教部部长王亚文深有感触,“健康服务送进楼宇,是基于我们区内白领职工对健康服务的需求,这与过去企业的医务室有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

“我们对健康服务的定位是一部电梯直达健康,” 目前,长宁区包括健康服务点在内,共有82个楼宇享受了由区总工会和区卫健委联合提供的“固定式、巡诊式和体验式”服务,“服务形式根据楼宇的具体情况各有不同,但服务的频率和辐射面在不断提升。”王亚文表示,健康服务推进的过程中,也在不断根据职工的需求进行改善,“比如我们最初认为配药的服务是最有需求的,但实际执行下来,这并非使用率最高的服务,很多年轻职工关注的是亚健康问题,比如减肥、脱发等情况,这样一来,像是中医养身、健康管理等新需求就提了出来,我们的服务内容也发生了变化。”

王亚文还表示,健康服务点的推进过程是一个不断磨合、寻求平衡的过程,既要为有需要的职工提供便利服务,也不能过于频繁,造成资源的浪费,“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这都需要大量的实践。”今年,长宁区总工会还在不断地扩大健康服务点的知晓率,为的就是找到这其中的平衡。

■经验2

从职工需求出发换“位”思考

“健康服务点单单依靠工会是不够的,在我们松江推进的过程中,是区总工会和区卫健委的通力合作,才能促使这些服务点落地,将健康服务送到职工身边。”在陈军康看来,资源整合是健康服务点运行的基础,作为五个新城之一的松江,其职工对医疗资源的需求,更需要精心打磨。

“我们所有健康服务点的位置,是不能忽视的重要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每个位置的确定,我们区总工会都由工会主席带队实地考察,以职工的角度去感受、去体验,作为判断的依据之一。”陈军康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最初松江区一个健康服务点的首选位置是某园区大楼的4楼,虽然条件符合要求,但考虑到其他楼宇职工的出入便利性,以及楼内位置知晓度不高,不利于后续宣传。在区总工会的建议下,经重新考察后,服务点建在了园区的职工食堂内,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食堂不是面向单个楼宇,而是整个园区,园区里所有职工都能一眼看到健康服务点。有很多职工借助饭前饭后的时间量量血压、配配药,他们都感到非常方便。”健康服务点布点时考虑职工的“就近就便”,需要的正是一次次实地走访考察。

除了选点上的用心,松江区总工会也在服务上主动“做加法”,引入中医开方等服务。未来,陈军康也希望能够建成更多区、镇级的健康服务点,把健康关心送到职工身边。

未来展望

深化服务,健康服务要一直做下去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健康服务点已运行半年多,其优势和不足之处正不断显现,对于做好未来一阶段的健康服务点工作,同样有着不少基于实践的建议。

■展望1

依托职工学堂线上线下开展专项讲座

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园区服务中心内,建立了以智慧健康、中西医结合、配药一条龙等服务为特色的健康服务点,尤其是包含身体检测等设备的智慧健康驿站,已成为园区服务中心里的一项标志服务。说起服务点建立的初衷,园区工会主席嵇宏华告诉记者,健康服务点结合大调研大走访收集的群众意见,本着我为群众办实事的出发点,自运行以来,解决了园区职工常见病配药方面的需求,“职工午休时就能配药,也不用去五院了,解决了许多园区职工就医的最后一公里。”下一步,园区的健康服务点将依托智慧健康驿站的基础和职工学堂这一机制,与三甲医院的主任医生等专家开展合作,每季度开展健康大讲堂活动,并且线上线下同步开展。

■展望2

进一步深化合作 提升职工体验度

记者从梅陇镇总工会了解到,在目前与公益乐学结合的基础上,该服务点也将引入一些与健康服务有关的企业和商户,让他们在服务点进行公益性讲座,实现企业和职工双向受益。

王亚文告诉记者,她希望健康服务点能够进一步加强与卫健委等部门的合作,让更多职工知晓并接受健康服务点,推出一些满足市场需求的服务。“比如说利用网络平台做好服务工作,年轻的职工更加看重效率,他们希望能有更快捷的服务,网络平台可以满足他们的这一需求。不过,平衡依然需要掌握好。”王亚文认为,健康服务不同于其他服务,不能一味追求速度,“网络虽然便捷,但健康服务不是刷刷网页就能说清的,时间缩短了体验度势必要下降,还是要从实践中不断总结,掌握其中的平衡,把健康服务永远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