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健身锻炼 本重于形

来源:2019-07-19《新民晚报》殷骏 发布时间:2019-07-22

  据统计,中国的长跑市场价值自2015年以来已实现翻番,2018年更达108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这一数字甚至将超过180亿美元。2018年,中国各地共举行了1581场各级各类长跑比赛,比2017年增加40%,超过500万人次参与。中国的体育用品企业正纷纷利用这一良机迅速发展壮大自己。如国内体育用品知名品牌李宁的2018年度销售额就达105亿元人民币。

  随着近年来生活条件的极大改善,老百姓愈加注重健康,而最新的医学理念由原来的治疗医学转变为预防医学,重在于“防”而不在于“治”。在多重因素影响下,健身锻炼蔚然成风。笔者坚持较大强度的健身锻炼已历二十载的时间,而对于健身锻炼的关注则“历史更为久远”。相较之下,以前的健身锻炼与今天的健身锻炼,还是有一些不同的。首先,健身的目的不同。以前的健身锻炼,大都出于强健体魄,以坚强的身体建设国家,即健身目的聚焦于集体、国家,更为抽象化、理想化;而今的健身锻炼主要是为了塑形减肥、降低“三高”等,健身的目的聚焦于自身,目的性较强。

  其次是对趣味性的要求程度不同。以前的健身锻炼,大都枯燥无聊,专注于锻炼身体本身,不是非常追求乐趣;而现今的健身锻炼,人们大都十分重视趣味性,甚至出现了怕一个人跑步孤独而专门雇请陪跑者的事。笔者认识的不少朋友都有打羽毛球、踢足球、打高尔夫等健身爱好,每次锻炼之后大都会聚餐,或大快朵颐,或举杯痛饮,好不快乐。

  再次是对于痛苦的耐受程度不同,笔者多年以前有每天至少跑步一万米的习惯,还专门选择盛夏季节的正午着长衣长裤不摄入水分,以及隆冬时令的深夜穿短衣短裤,甚至在暴雨中、大雪天里跑步,追求的就是给自己带来更多“痛苦”,以达到更好磨炼自己的效果;而时下的健身锻炼,大都对科学标准亦步亦趋,大凡心率、呼吸、肌肉力量、热量消耗、时间长度、锻炼强度等严格按照标准要求进行,可谓一丝不苟,教科书式锻炼方式较为普遍。

  最后是对器材、装备的要求程度不同。以前的健身锻炼,对于器材、装备大都因陋就简,能不用即不用,必要时也是能用就行,别无他求。笔者至今仍记得儿时十几位男生一起踢一个空罐头,一踢就是大半天,却被以为是足球赛,条件如此简陋却又如此开心快乐;而今天的健身锻炼,不论是何项目,装备是要尽量配齐的,不仅如此,还要力求专业、精致、功能强大,笔者甚至见过有市民穿戴健身装备花了近一小时,而锻炼了半小时就结束了事。对此,见仁见智吧。

  总体而言,以前的健身锻炼更为注重实质,而今天的健身锻炼偏重关注形式。固然,这种对于健身锻炼价值取向的变化积极意义不少,比如对于健身个体而言更安全更科学,对于市民整体而言更能激发大家兴趣,对于国家社会而言更能进一步培育、发展体育产业等等。但平心而论,健身锻炼,究其根本,还是为了强身健体、磨炼意志、愉悦心情,这才是其之根本、本源;脱离了本源而过于追求形式及其他外在条件,就难免本末倒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