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协信息
经教育部批准,同济大学与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上海市作家协会、上海市比较文学研究会等单位合作,将于2013年6月1—2日举办“从泰戈尔到莫言:百年东方文化的世界意义”国际学术会议,诚邀海内外学者与会。1、时间:2013年5月31日报到,2013年6月1—2日开会……
详情
小说里人物的背景是知青身份,我写的是这代知青的当代群像和他们的当代命运……
查看以往聊天记录 >>
     
 点击进入
黄宗洛陈强,一路走好
关于写上海话……
走进石库门
也说看电视剧《知青》的想法
点说史上“金莲”事
贾平凹之“人生”和“平凡的世界”
艺术的生命在于创造
杂司谷的“墓”
中国80后作家联名抵制周立波
余秋雨写给学生们的一封信
用户名:
密 码:
2012年09月26日下午,各国驻市作家来到上海作协大厅,与上海作家进行座谈交流。
第三场2012上海写作计划报告会举行 第二场“2012上海写作计划报告会”举行

    你感兴趣的阅读类型为:

人物传记类
金融财经类
励志成材类
经典文学类
生活百科类
休闲娱乐类
   当前位置:要闻2013
“上海文艺家终身荣誉奖”得主访谈
2013年2月28日 09:25


 

    任溶溶:儿童文学翻译不是“小儿科”

  因为身患肺气肿,90高龄的任溶溶没有出席颁奖典礼,记者在前一天对他进行了采访。

  去年底,任溶溶被中国翻译协会授予“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此次又获得“上海文艺家终身荣誉奖”,对此他连连表示“很惭愧”,称自己在翻译领域取得的成就,远远不及他的好朋友、前年获得“终身荣誉奖”的草婴。

  然而在中国翻译界,一辈子专注于儿童文学翻译且著作等身的,恐怕除了任溶溶,数不出第二个人。《安徒生童话全集》、《彼得·潘》、《长袜子皮皮》、《洋葱头历险记》、《木偶奇遇记》——这些陪伴了几代人成长的经典儿童文学作品,都是由他翻译的。此外,他还创作了《没头脑和不高兴》、《小孩子懂大事情》等一系列儿童文学作品。

  任溶溶翻译儿童文学作品,始于迪士尼出品的图书,之后成为一生所爱,“不大翻别的东西”。即便是现在,因为年事已高“翻不动大部头了”,他仍然坚持翻译绘本。在他看来,能够与儿童文学结缘是一生最大的幸运,他说自己喜欢快乐,也希望每个人在童年时期都感受到快乐。尽管相比于深奥的文学作品,儿童文学在文字上浅显得多,但要讲故事给小朋友听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童文学翻译不是小儿科。自己要保有一颗童心,也要懂得和小朋友沟通的技巧,这是儿童文学翻译最大的难点所在。

  任溶溶建议说,由国际少年儿童读物联盟设立的“安徒生奖”被称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奖”,每两年评选一次,每次都会诞生一批令人瞩目的各国儿童作品,把它们系统地翻译进来,不仅孩子们受益,国内的儿童文学作家也可借鉴。

  方增先:不融入社会生活就没好作品

  今年1月,82岁的画家方增先刚刚获得第二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昨天又喜获“上海文艺家终身荣誉奖”。“我要更努力,争取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在颁奖现场,他同时告诉记者,年纪真的不饶人,年轻时很容易做到“下去”,如今却成了问题。

  方增先说的“下去”,就是体验生活。“没有生活就没有好作品”是他的口头禅,也是他一贯的艺术态度。24岁时他创作出成名作《粒粒皆辛苦》,灵感就来自亲眼目睹田间一群小孩子捡麦穗的场景。在所有创作题材里,方增先最感兴趣的是农村和西藏。他的儿子方子虹告诉记者,一直到60多岁,父亲还每年都去西藏采风,这几年因为身体原因去得少了。所幸以前积累的资料比较多,还可以为现在的创作所用,但素材总有用完的一天,这让他着急而无奈。

  在方增先看来,疏离生活,本体主义至上,只表现画家自己,是当下很多年轻人在艺术创作中普遍存在的问题。他认为,强调真情实感没有错,不然艺术没有生命力;但如果完全局限在自己的个体生活里,实际上是困住了自己,不管灵感还是题材都会枯竭,也无法在情感上与大众产生共鸣。

  方增先认为,“年轻人应该到社会的洪流中去。”因为艺术家首先是社会成员,艺术家只有和真实的生活融在一起,才会获得更加广阔的创作空间、更加充沛的创作灵感,变幻出更加丰富的创作风格;艺术家的活动只有和社会相结合,不断接受社会反馈回来的信息,才会迸发出巨大的力量,这也是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所在。

  吴宗锡:要留住观众须留住评弹的根

  这不是吴宗锡获得的第一个“终身”奖。去年,中国曲艺最高专业奖项“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就将“终身成就奖”授予了这位著名评弹理论家。对这位88岁的老人来说,获奖是另一个开始,“只要体力和脑力允许,我会继续为评弹事业做贡献。”他在颁奖现场这样对记者说,“评弹要留得住观众,必须先留住评弹的根。”

  新中国成立之后,20多岁的吴宗锡进入上海文化局负责戏曲工作。当时他还只是一个会说苏州话的外行,对评弹接触很少,谈不上喜爱。他说:“是党给了我机会,让我和很多评弹艺术家朝夕相处,慢慢建立起了我的评弹观。评弹是我一生的任务。”

  就是这样一位以研究、传承评弹艺术为己任的大家,对于现状和未来“很不乐观”。比如他的本行评弹理论,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创作队伍也很薄弱,既没有好的新作出现,同时老的本子流失很多。最让吴宗锡担心的,是人才培养上的不足。“现在有专门的评弹专业来培养年轻人,但学生从毕业到真正成才,缺少中间环节,就好像小学刚毕业,没有读中学就直接当演员了。”在吴宗锡看来,这样培养出来的演员虽然也能拿奖,但真正的“玩意儿”不够。评弹没有导演,其创作和演出与演员个人素养关系密切,“演员要有艺术涵养,要在表演中充分体现出评弹自身的特点,而不单单是讲故事”。他建议评弹界借鉴京昆领域的做法,通过举办研修班的方式,让青年人有进一步提升的渠道。他呼呼:“要趁现在还有一些好老师在,集中优秀师资,培养优秀人才,真正把评弹这门传统艺术传承下去。”




选稿:丛山  来源:文汇报  作者:邵岭   [联系我们]      

















上海作家协会与东方新闻网联合主办
文学会馆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