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正文
解放日报:从"打工妹"到国际化社区党支书

image

  “乐乐,到这边来!”跟着花木街道星河湾居民区党支部书记袁静去社区。一路见她用沪语、普通话、英语和居民打招呼,连居民牵着的爱犬也没错过。“星河湾200多户居民我几乎都认识,他们家宠物的名字,我也叫得出呢!”
  
  这位人头熟络、经验老到的国际化高档社区的书记,以前是位“打工妹”。
  
  22年前,袁静从山东来上海,在服装厂打工17年;服装厂南迁后,袁静离厂后转型做居委会工作。兜兜转转一圈,成了星河湾的“小巷总理”。巧的是,正好“回归故里”——星河湾所在地恰恰是袁静工作多年的服装厂旧址。
  
  浦东第一位入党的“打工妹”
  
  袁静最初去街道应聘居委会工作,参加面试时,对面的一排考官,对她的身份和经历都饶有兴趣。
  
  1992年,17岁的袁静从山东临沂来上海,在严桥服装厂当缝纫工。“听不懂上海话,经常因质量问题受到师傅严厉指责。”初来乍到的袁静有些茫然,甚至动过回家念头。
  
  但很快,她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性子苏醒了。“不努力学习肯定要被淘汰。”袁静缠着师傅请教,和同事切磋,不久就成了操作能手。休息日,姐妹们结伴外出逛街,袁静却埋头苦读,学英语、学电脑。她宿舍的灯常亮到深夜。袁静通过中级电脑考核的消息,成为当年轰动全厂的“新闻”。
  
  两年不到,袁静被选为厂里的团支部书记。她又展示出了不凡的组织才能。在她的带动下,周末电影、乒乓球比赛、图书借阅等活动接连不断,“打工妹”们的生活有声有色。
  
  “打工妹能不能入党?”袁静早已写好的入党申请书,一直放在身边,却犹豫着未交。“袁静,我没有看错你。”老厂长看出了她的心思,数次找她谈心,给她鼓励。1995年,20岁的袁静光荣入党,成为浦东新区第一位加入党组织的外来“打工妹”。没过几年,袁静被破格提拔为公司工会主席。
  
  2010年,严桥服装厂南迁。因为安家在浦东浦兴社区,孩子也正准备上学,搬迁前一年,袁静辞职,准备职业转型。
  
  她头一个想到的工作,就是去居委会。“我觉得自己很擅长与人打交道。”
  
  “她在厂里干得很好,到居委会工作应该也能胜任。”考官们一致点头通过。
  
  “赶”走几任书记的小区,她站住了
  
  浦兴街道凌二居民区是袁静第一个服务的社区,她拜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马建忠为师。
  
  袁静上任不久,就遇到了小区的整新工程。小区马路要从3.5米扩展到5.5米。虽是好事,过程却矛盾重重——施工势必影响到绿化,通宵施工还会吵到居民。
  
  怎么办?袁静跟着老马等居委会干部,事先上门做居民工作。施工到哪里,党员就跟到哪里,一旦有问题,及时处理解决。最终,道路变宽,原来的黄杨树换成了草坪,居民们心服口服。历时5个月的道路改造,1910户居民,没有一个居民到街道上访。老马的工作方法让袁静大受启发:“居民的事没小事,遇到事情考虑得复杂点,操作起来就会简单些。”
  
  学师出道后,袁静被派到浦兴街道证一居民区工作,担任居民区党总支副书记。上任第二天,迎接她的是9个堆在小区门口的垃圾桶。她才知道,证大一、二期1653户居民,一段时间内换了好几任书记。居民常常说:在这里能做好书记的,到哪都能做好,因为这里历史遗留问题多。
  
  一个小小的乒乓球,就曾“赶”走了几任书记。原来的乒乓房设在居民楼下,楼下打球,上面投诉,闹得不可开交。曾有一任书记把乒乓房移到了“党员之家”。但又影响了居委会和党员们的正常工作。袁静决定接好居民发给她的这个“球”。听取多方意见后,她发现问题症结在于乒乓房的选址,她绕着小区走了一圈,发现了一处弃用的垃圾房。于是,她联系了垃圾房所属单位及街道相关部门,经多方协调,垃圾房最终被改建成能容纳两张乒乓桌的乒乓房,居民们终于可以畅快地打球了。
  
  证大小区内有二十几家商铺,有的门口摆放儿童摇摇车。由于涉及跨门经营,在迎接文明创评时都需撤掉。袁静带着同事,每家每户上门做工作,最后,这些摇摇车一夜之间全部“消失”,有一家商户搬运器材一直到凌晨三点。独挑重担的袁静,赢得了居民的信任。下转6版
  
  (上接第1版)2011年9月1日,袁静调到花木街道联洋水清木华社区担任书记助理。袁静离开证一居民区时,有位老党员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一句话:“2年里做了6件大事,桩桩都是难啃的遗留问题。”50天后,花木街道党工委又委以重任,将她调到星河湾小区开展居委会筹备工作。
  
  虽然有丰富经验,但“星河湾”这个全国闻名的国际化高档社区,袁静能胜任吗?“我们当时考虑了不少人选,一致觉得她能行!”
  
  从吃闭门羹到一呼百应
  
  2011年11月21日,袁静走马上任。得知星河湾所在地竟是她曾工作多年的服装厂旧址,她难以平静,“我和这个地方有缘分,更要好好干。”
  
  星河湾入住居民292户,外籍人士占了20%左右。他们对进驻社区的这支队伍一开始不理解。
  
  社区干部吃过不少闭门羹。袁静去敲一位香港居民家的门,正值他家人睡觉,被骂了一通。号召公益捐款时,有位居民气呼呼将一张50元扔在桌子上,“你们不就是要钱嘛。”“星河湾居民来自五湖四海,需求不一样,贸然上门的方法肯定行不通。”袁静开始调整策略,尊重对方生活习惯,采取预约上门法,同时悄悄留心眼,记住每位居民的起居作息特点。
  
  袁静和她的团队打出两张“牌”:一张是周到细致的“服务牌”,一张是润物细无声的“感情牌”。有位老人病倒住院,正值家人出国,保姆又临时离开,家里一片混乱。袁静承担了他家的买菜任务,每天上班时都顺带一篮菜送到他家。老人一出院,就加入小区合唱队,兴致勃勃地担任合唱指挥,还开车从老房子搬来音响器材“助力”。几个居民的孩子因手续原因,入学有困难,袁静就一家家带着他们跑,最终办妥入学手续。家长们拿着厚礼来致谢,被她婉拒,“多多支持居民区的工作就行了!”
  
  小区后面一在建工地,靠马路一排的居民推窗就是建筑垃圾,找物业无果,就来找袁书记。这块地方并不属于居民区范围,可袁静“多管闲事”,马上跑去建筑公司协调;马路上的土方车来来往往,孩子上下学不安全,袁静就和建筑工地约法三章,要求土方车在规定时间进出。几方关系协调好后,建筑公司也成了居民区的朋友,听闻袁静要组织居民搞一台文艺演出,他们主动送来服装赞助费。
  
  为了让“老外”居民融入社区、融入中国文化,袁静带领社区干部,协同辖区内几家单位,筹办了一场庆国庆、中秋“双节”活动。所有道具都由周边社区单位鼎立相助,晚会现场高朋满座,中外居民其乐融融。“当时居民区总共500多人,那晚来了300多人。”
  
  这位热心能干的书记,很快在星河湾传开了名。原来对党支部有所回避的居民,态度180度大转弯。那位曾红过脸的香港人主动来捐款;被表彰为优秀居民后,他还把奖金转交给居民区党组织支持支部建设。亚信峰会时,小区要召集志愿者,袁静在居民微信群里刚发出英雄帖,当即就有7人报名。花木街道组织活动,负责人很惊喜,“原以为星河湾的居民一定叫不动,没想到袁静一呼百应,星河湾来了一车人。”
  
  “工作得心应手,有什么秘诀?”袁静嘿嘿一笑:“即使是再高档的小区,都是做人的工作。只要你真诚服务于居民,就会赢得信赖。”
  
  如今,年届不惑的袁静仍和当年在厂里一样,保持着好学、奋斗、朴实的本色。目前,她正在攻读复旦大学的自学考本科学位。居民们知道她原来的身份,纷纷竖起大拇指,“不容易!”大家没有把她当做外人,这个“小书记”就是一位可亲可爱的“邻家妹妹”。直到现在,很多证一小区的老朋友还经常跑到花木找她相聚、聊天。

 来源:解放日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