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正文
《澎湃新闻》:劳动者之歌|清华博士毕业来上海当一线电工,成工人发明家

  清华大学博士毕业,谢邦鹏成了一名电工。

  从不知道怎么接线的“菜鸟”到工人发明家,他在一线已干了九年。以他名字命名的创新工作室成立两年多来,已发表EI论文6篇、核心期刊论文15篇,获得发明专利授权5项、实用新型专利授权25项。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国网上海浦东供电公司运检部副主任谢邦鹏。

  谢邦鹏在工器具仓库里检查继电器的备品情况。

  “三清博士”上岗做电工

  因为本、硕、博都在清华大学完成,谢邦鹏被称为“三清博士”。

  1982年3月,他出生于四川,17岁那年以当地高考状元的身份考上了清华大学电机系。9年苦读,谢邦鹏取得清华大学博士学位,进入国网上海浦东供电公司。

  然而,他刚上班就遇到了难题。“在我们公司,所有新员工都必须先到一线工作,所以,我就这样成为一名一线电力工人。”谢邦鹏回忆说,2008年冬天,他结束轮岗培训第一次到现场工作,不知道怎么接线、怎么校验,完全搭不上手。带他的师傅耐心地用上海话给他讲解,可他完全听不懂上海话,在寒风中直冒汗。为了让他听懂,师傅特意学讲普通话,谢邦鹏内心涌起阵阵感动。

  2009年,谢邦鹏第一次参加抢修,却迟迟查不出故障原因。一名中专学历的工作负责人轻轻推上一枚小开关,准确无误地说出了问题所在。这样的经历使他明白现场的经验积累同样重要。那段时间,他成为了班组里拧螺丝、接线头、看图纸、做笔记最多的人。

  谢邦鹏在抢修现场查阅图纸。

  2010年,谢邦鹏从一线员工成长为现场工程师,因为工作表现突出,被抽调参与上海世博区域变配电设备的运行维护。当时,世博园区还在建设阶段,车辆无法驶入,要排摸设备情况只能靠双脚步行,谢邦鹏每天都要走二三十公里。

  有一次,为了查清楚两个设备,他到地底下去查看,工作服上全是湿泥巴,裹了一天湿衣服,第二天就发起了高烧。

  他带着高烧去世博轴站查看,却吃了“闭门羹”。用户站站长想提供些资料草草了事,不愿让他进站拍照查看。谢邦鹏耐心讲解排摸的重要意义,讲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做通工作,将世博轴变电站所供的配电站和泵房一一走遍,精确绘出1224条线路的接线图。

  2014年初,110千伏迪士尼变电站落成,光伏微网设备首次进入上海的变电站,谢邦鹏和同事们承担重任,调试这一全新智能设备。上海的冬天阴冷潮湿,工作间内空调因电站尚未投运送电而无法启动,自动化屏柜、电脑键盘都是冰冷的,调试了一会儿手指就冻僵了,谢邦鹏带着员工们在站内跑步热身,然后再接着干,使迪士尼变电站顺利投运。

  “我想,当迪士尼华灯璀璨的时候,光彩映射在孩子们的脸上,那个笑容一定是最美的。”谢邦鹏说,他也有那么点小小的私心,等自家的宝贝长大了,就带他来这里,告诉他这一座座奇幻绚烂的城堡,其实也离不开爸爸和电力人施的美丽“魔法”。

  一项发明灵感来源于“晒被子”

  2015年,谢邦鹏高票当选为“上海市十大工人发明家”。以他名字命名的创新工作室成立两年多来,已发表EI论文6篇、核心期刊论文15篇,获得发明专利授权5项、实用新型专利授权25项。

  他的一项发明,来源于“晒被子”。2010年,谢邦鹏做大电流试验时,发现没有合适的专用短接工具,只能采用自制的铝网线、铜排头,这样的连接不仅不牢靠,而且稍一疏忽就有触电危险。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谢邦鹏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天气晴好的周末,他在单位加班,叮嘱妻子别忘了把家里的被子晒出去。“放心吧,都晒好啦,还用夹子夹在晒衣排上了。”妻子的一句话,给了他灵感。

  谢邦鹏由此发明出“鹰嘴夹”,保证了夹子与母线之间有充足的接触面积和导电性,可实现“一秒接入”。这项成果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和上海市科技创新三等奖,并在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下属11家分公司和数个工程公司中广泛应用。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