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劳模风范 >> 先进事迹 >> 正文
上海,农民工成长的新天地

 上海华日服装有限公司 朱雪芹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

  我叫朱雪芹,是上海华日服装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今天,当我站在这个讲台上,心情无比激动,作为一个外省市来上海务工的农民工,作为一个新上海人,特别是作为一名受表彰的劳动模范,我要感谢上海,是上海的大发展给予我们成长的广阔天地,是上海人民给予我们热情的关怀,在这里,我要向在座的各位领导和同志表示深深的谢意!

  我在上海工作已有十多年,我的亲身感受告诉我:上海,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些巨大的变化,给了我们农民工成长的机会;上海海纳百川的胸怀,也使我们农民工有了“第二个家”。同时,我的经历也告诉我,农民工兄弟姐妹们,如果要在上海健康地成长、发展,就要自觉地融入这个城市,就要不断地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能,加倍努力,奋发有为,在前进的路上,踏出坚实的每一步,去实现美好的理想。

  我出生在江苏睢宁农村,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家境十分困难。1995年,我辍学到上海打工。有幸的是,我进入了中日合资企业——上海华日服装有限公司,做了一名缝纫工。当时,厂里的缝纫设备有很多型号,组成了出口日本的高档西裤加工流水线,并有很多道工序。有一天,我在想,如果我把所有工序上的操作都学会了,再通过技术改进,这样不就能既提高工效,又能减轻农民工姐妹的工作强度吗。

  抱着这种想法,我开始偷偷学艺,利用午饭和下班时间,摸索本岗位和其它岗位上的操作。由于没有同行指教,好几次,针都从我的指缝间穿过,但疼痛和鲜血没有使我退缩。经过三年的努力,我的操作技艺有很大进展,还成为技术骨干。在学习技术同时,我还坚持学习文化知识。有一件事对我刺激很深。我报名参加自学高中的那天,一位学生嘲笑我:乡下人也来挤什么热闹。我听后十分气愤,暗暗地对自己说,我一定要争气,我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农民工也能学好新知识、掌握新本领。怀着为农民工姐妹们争气的心态,我开始了刻苦自学。我规定自己,不管工作多累多苦,每天两小时的学习时间雷打不动。我住的宿舍,有8个姐妹,怕影响她们的休息,我买来台灯,躲在床上看书。不论是冬天,还是夏天,我都始终坚持学习;双休日我把自己关在宿舍里,一门心思地读书。

  1997年春天,我参加自学考前夕,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她哭着对我说,父亲生病开刀,让我速回。我心急如焚,眼泪刷的流了下来,但我还是安慰母亲,我说,考完就回家。我拿出自己全部的2000元积蓄,还向同事借了3000元,第二天一早就把钱寄回了老家。在汇款时,我眼含泪水,心里默默地说,父亲啊,请你谅解女儿的“不孝”。考试一结束,我就匆匆赶回老家,还好父亲的手术很成功,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我暗暗下定决心:爸爸,女儿一定要用最好的成绩报答你的养育之恩。我终于如愿以偿,以每门课程80分以上的成绩,自学高中毕业。

  1998年,公司选派优秀员工到日本培训三年,我也入选了。但是,我很犹豫:我日语一句都不会讲,到了那里能适应吗?但学习新知识、新技术吸引了我,不服输的性格使我鼓足了勇气。到了日本,我立刻投入到“头脑风暴”中,不分昼夜地学习,我的口袋里塞满了纸、笔、词典等学习用品,逢人就问。三个月后,我闯过了语言关。在学习管理时,我再次碰到了对我“刺激”很大的一件事:一次,我关照一名日本员工,该用几号线缝制西裤,但这位员工拿错了线,还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当时,虽没有人责备我,但所有的眼光都带着鄙夷。我没有多说什么,带头把半成品拆了,全部重做。事后,我赢得了日本员工的尊重。学习三年,我获得了日方颁发的管理奖状、电脑推板奖,优秀研修生奖等。当时,一位日方的副社长看中了我的技术和能力,想用高薪把我留下来,但我婉言谢绝了。也许有人要问,当时我在国内月收入是多少?我可以坦然回答,只有1000多元,直到今天,我当上了车间副领班,也就2000多元。那么,我为什么要回国?道理很简单:我深爱着哺育我成长的祖国,深爱着日新月异的上海,深爱着我的企业,更深爱着与我同甘共苦的农民工姐妹们。金钱,可以换来舒适的生活,但无法换来尊严,更无法换来我对祖国的那种情感。

  回国后,我担任了流水线领班,又成为团支部书记。有一次,一位日本专家在巡检时,发现正在缝制的西裤马王带不符合“规定”,虽然只有一公分的偏差,但这位日本专家大叫着“不准出厂”。我赶过去了解情况后,知道是日本本部生产部临时改变了尺寸,因此,我赶紧给日本本部打电话,通过我了解的情况如实向他们反映,并用学到的知识和技能,用日语与他们沟通,得到日本专家的理解,日本专家为此向我们鞠躬道歉。我通过这件事鼓励我们的农民工姐妹们:要获得别人的尊重和信任,就必须好好学习,掌握沟通的本领,据理力争,以理服人,成为具有高素质的员工。

  为了实现减轻农民工姐妹们的工作强度,使工序标准化的理想,我根据在日本所学之长,与科技人员一起,不断试验,研发了80套标准工序和2800秒出成品的分秒法,这一成果,不仅使公司每年出口服装达到100万件,提高了工效,更为可喜的是,技术创新使每个操作工分工明确,企业实现了计件制,我的农民工姐妹们的收入也提高了20%。

  在实践过程中,我深深地懂得:农民工要自觉融入城市文明,成为适应社会化大生产中的一员,仅靠一个人、几个人的力量,那是有限的,要让社会认可认同,就必须提高整个农民工群体的技术和技能水平,不断增强自身竞争力。为此,我在企业建议开设了辅导班,把自己的所学之长,无私地传授给农民工姐妹们。有一次在传授“缝线法”的过程中,有一个女工,我手把手不厌其烦地教了她20多遍,她终于掌握了。我以此鼓励大家,只要认真学习,努力学习,再难的技能也能学会的。我分管的生产流水线二班在2006年被评为全国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岗。在帮助姐妹们的同时,我也在不断提高自己,我参加了大专夜校学习,研究时装的流行趋势,帮助公司推出了环保型服装,我设计的流畅型西裤推向市场后,一下子使公司的销售额增加了30%。

  近年来,上海对农民工日益重视和关心,在企业领导和区领导的关心支持下,不久前,我被推选为普陀区政协委员,还担任了公司工会女工委员会主任。为此,我积极向政府建言献策,还在企业提出建议、并推出了“维权热线”。今天,我从一名普通的缝纫工,成长为一名拥有先进技术的生产者、管理者;从一名打工的农民妹,成长为一名“新上海人”。我坚信,只要我们积极进取、自强不息,农民工也一定能成为上海工人阶级的光荣一员。我要说,上海,是农民工成长、成才的新天地。

  谢谢大家!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