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
当前位置: 首页 >>《主人》杂志2006年06期
 
谈谈“大自鸣钟”
-----------------------------------------------------------------------------

  ———大自鸣钟早已经不是一座种……

  编者的话:这是一篇颇值得一读的文章,因为历史正随着时间渐行渐远。作者作为上海“大自鸣钟”的半个见证人,为我们重现了上海的一段历史,考证非常翔实。“大自鸣钟”可以拆去,历史应该永远铭记。

  上海滩有两个大自鸣钟。

  一个在外滩,即现在的海关大楼顶上的大自鸣钟,每到整点,钟楼会奏出悠扬的“东方红”乐曲向周围的居民报时。另一个大自鸣钟在哪里呢?

  上了年纪的老上海都知道,沪西地区长寿路、西康路一带过去曾叫“大自鸣钟”。年轻人一定很奇怪,这儿附近没有什么“钟”啊。其实,在长寿路、西康路的十字路口原来确实有一个钟塔,高约14米,四周成方形,顶层四面都有大的自鸣钟,每隔一刻钟,就会叮咚自动报时,大自鸣钟因此得名。

  这座钟塔是怎么造的?又是怎么拆的?其中记录了一段上海滩令人辛酸难忘的历史。

  还在清朝末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这块“肥肉”垂涎三尺。清朝光绪年间,日本有个名叫川村利兵卫的曾经两次来华,搜集我国棉花产销情报。他受日本内外棉垄断集团派遣,自清朝宣统三年(1911年)在沪西创建第一家纱厂起,至1922年病逝时止,仅11年时间,便增加到13家纱厂,凭藉中日马关条约获得不平等的最惠国待遇特权,大肆掠夺中国的原棉资源和压榨劳工血汗。这些纱厂都集中在沪西地区苏州河沿岸,附近一带逐渐成为日本的势力范围。日本内外棉株式会社成为在华最大的纺织集团,在中国获得了巨额利润。川村利兵卫当时是日本内外棉株式会社的总经理,作为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经济侵略,川村为日本立下了“大功”。沪剧《星星之火》“打死小珍子事件”和“枪杀顾正红事件”都发生在日本纱厂里,由此还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

  1926年,在公共租界老勃生路(今长寿路)、小沙渡路(今西康路)交叉口的道路中央,建起一座钟塔,人们称它为大自鸣钟,这就是上海滩远近闻名的“大自鸣钟”的由来。其实它的本名叫“川村纪念碑”,又叫“川村纪念计时塔”,这是日本资本家为纪念已故的川村利兵卫,而建造的一座“功碑”。在沪西地区当时属于第一高层,站在塔顶遥望苏州河,所有的纱厂一览无余,均在视野之内。日本佬得意洋洋,幻想在中国永远称霸,压榨百姓,掠夺财富。这座钟塔是中华民族的耻辱,是日本侵略的罪证。

  解放以后,这座钟塔仍然竖在路中央,车辆来往严重影响视线,三天两头发生交通事故。为了清除帝国主义的侵略痕迹,为了改善长寿路、西康路的交通状况,上海市政府顺应民意,于1959年8月拆除了这座带有帝国主义殖民文化的建筑。

  钟塔造得非常坚固,是钢筋混凝土结构,拆除时有一定难度。当时还没有发明定向爆破技术,只能搭建脚手架,依靠人工一层一层往下拆。顶上的大钟四个人都抬不动,完全依靠人力,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大约拆了一年多,才基本完工,夷为平地。

  建造钟塔的时候,灾难深重的旧中国“漫漫长夜,雄狮未醒”,我还没有出生;拆除钟塔时,中国人已经扬眉吐气,我亲眼目睹了钟楼的倒塌。所以我可以算是半个历史见证人,记下这段历史,作为见证。

  我在大自鸣钟生活了将近半个世纪,目睹了长寿路的今昔变化。曾经在二层砖木结构的瓦房里,度过了我的前半生。为了长寿路的拓宽改建,我离开了大自鸣钟。今天我的“旧居”已经看不到了,在这片土地上矗起了一幢高楼,就是现在的深房广场。

  今天的长寿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60多幢高楼拔地而起。宽阔平坦的八车道马路,两旁大厦林立,绿树成荫,公园、绿地镶嵌其中,宛如一条蜿蜒的绿色长龙,这儿已经成为沪西地区的绿色商住中心,以商业繁荣、交通发达、环境优美而闻名于上海。

  上个月我偶然途经长寿路,突然看见“大自鸣钟宾馆”、“大自鸣钟火锅城”、“大自鸣钟电子市场”等等的招牌,好像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我想,大自鸣钟作为一种无形资产,已经和殖民文化、经济侵略、民族耻辱没有任何关系,用它作为招牌仅仅表示现在的商家怀念悠久历史、追求现代时尚而已。

 
  作者:刘永庆  
[关闭窗口]
 
上海市总工会 2006年版权所有
沪ICP备
05034648
copyright 2002 Shzgh. 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总工会与东方网联合主办
版权归上海市总工会所有    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